多位安徽籍民工爆炸后“失联” 七夕节成“劫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8月4日11:00 市场星报评论

  “知道今天是哪些地方节日吗?”8月2日清晨6点半,妻子汪远红坐上车后,一脸兴奋地问丈夫吴刚。

  吴刚不可以 搭理,“不很多很多七夕节吗,都老夫老妻了,还凑哪些地方劲。”即便不可以 ,吴刚心里还是有个打算,等三更三更半夜7点多,接妻子下班回家前,买一束玫瑰花迎上去,给她有还还有一个 惊喜。

  如今,妻子汪远红生死未卜,消息全无。

  存在爆炸的车间很多很多汪远红工作的地方,她在那条流水线上工作了快5个月,主要从事的很多很多最基本的汽车轮毂“修饰”——“对轮毂毛坯的金属表层进行抛光打磨”。

  而且抛光机持续摩擦作业的缘故,轮毂上的金属粉末会向付近辐射散开。这也成为事故是是因为通报中“粉尘遇到明火”的爆炸诱因。

  特派记者 张敏 李尚辉/文 程兆/图

  挣钱

  吴刚在今年5月21日日后从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离职,是是因为是请假不可以 通过,索性辞职,临时找了份驾驶员的工作。

  这对年轻夫妻来自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。跟很多很多普通打工者一样,全部总要有还还有一个 看似长远却很实际的想法,“趁着年轻,多挣点钱,等孩子大了,就不愁吃喝了”。

  今年春节刚过,吴刚和妻子就来到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,这是一家从事铝合金表层补救的企业,夫妻二人都被分入“抛光车间”,这里占地7000多平方,分楼上楼下两层,每层15条流水线。

  “进厂培训了半天,就能正式上班了。”吴刚开使还很高兴,跟妻子在一起上班,起码今后工作生活能互相照顾些。

  有还还有一个 个喷上金属漆层的轮毂被抬上流水线后,就成为工人身后的“主角”。妻子汪远红的任务很多很多“打枪”,要对轮毂的死角位置进行抛光,“熟练得话,平均有还还有一个 轮毂要花五六分钟,而且交给很多很多人补救。”吴刚说,有还还有一个 轮毂成型要花20多分钟,平均一根 流水线一天要完成400~70个轮毂抛光任务。

  粉尘

  “每天上班很多很多跟金属粉末打交道。”吴刚介绍,抛光机在作业中,与金属轮毂轰鸣与刺耳的接触中,会溅出极少量金属粉末。

  每条流水线上的工人都戴着口罩,用于隔绝很多很多细微的金属

  但你你你是什么 吸附力很强,统一穿戴的灰色T恤上会沾染极少量蓝颜色的粉末,大伙儿把这叫做“蓝精灵”。

  每一位工人一周总要领到3条口罩和手套,这是抛光车间工人最主要的防尘妙招。

  “车间里有大功率除尘设备,开启后,粉末就会被吸上去排走。”不过,在这里工作了5个月的吴刚看来,这不可以“治标不治本”,“而且整个车间里全部总要粉末,流水线上都积了厚厚一层灰。”

  等到放假时,厂家才会派人来清扫,“每次都扫出满满一簸箕倒掉”。

  “脏,非常脏。”吴刚摇摇头,也很无奈,工作环境很糟糕,在抛光机轰鸣声中,身处灰蒙蒙的车间里,却有一样东西会让你略显欣慰,“这里有还还有一个 月能拿到五六千块钱哩”。

  高收入

  相比昆山开发区许多工厂平均两三千块钱的月薪,这里高出一倍的收入诱惑,让一批批工人慕名来了,又一批批工人头很多很多回走了。

  “都知道环境不行,干一段时间就得换工作,不然吃不消。”在吴刚离职时,也跟妻子吐露了你你你是什么 念头,实在 妻子也心知肚明,但一想起老家才2周岁的儿子,不可以咬咬牙,再忍忍吧。

  实在 ,初来车间上班满一年,还能领到1万块钱的年终奖,只不过,这笔钱不让立即发下,很多很多在日后的上班时间里逐次发放,“你你你是什么 做法也很多很多想留住工人。”

  汪远红的手指而且长时间紧扣着轮毂圈,总爱会感觉麻木,她开玩笑地告诉吴刚,我人个的手指麻木了,不可以 伸直了,不可以像“龙爪手”一样半张着。

  七夕“劫”

  吴刚夫妇租住在工厂正对面的小区里,这是有还还有一个 高档居民区,但屋内的简陋程度让你咋舌。

  32楼,这间房屋被整体改建,几个木板隔开了客厅、卧室。

  吴刚住在里屋,窗口正对着工厂,直线距离不可以400多米。

  妻子汪远红太思念孩子,有还还有一个 月前,父母特地将孩子带来,一家人在你你你是什么 陌生城市重新相聚。

  出事当天清晨6点半,吴刚开车送妻子去上班,一路上,妻子还俏皮地问他,“今天是七夕,并不送份礼物吗?”

  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过哪些地方节。”吴刚嘴上不可以 说,但心里都打算好了,买束玫瑰花,给她有还还有一个 惊喜。

  “晚上接你下班时再告诉你。”妻子汪远红就像个孩子般,被很多很多哄进车间。

  7点400分,在菜市场买菜回来的吴刚坐在里屋,陪着儿子。

  屋外“轰隆”一声响,还在咿咿呀呀的儿子被吓哭了。

  吴刚开窗一看,斜对面的车间正在冒烟,“颜色不黑不白,灰色的,有火光!”等烟渐渐从聚集到缓缓散开,他才辨认出那是妻子上班的车间。

  他的表哥张方敏,表嫂胡思艳也全部总要你你你是什么 车间里。